我在男科诊室门口转了十八个圈,还是不知道怎么推开那道门

2020-07-29 04:51:31


最近这几天,隔壁小张遇到了一个非常棘手的“难言之隐”。

他在一家刚刚创业不久的互联网公司上班,好不容易挺过了疫情的低潮,正想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来,却没想到迎来了一记无情痛击。


640 (1).png


小张有一个相处多年的女朋友清清,两个人感情不错,准备在年底完婚。然而最近小张和清清亲热的时候,总觉得力不从心,还以闪电一般的速度尴尬收场,清清善解人意地安慰他或许是工作太累了,可小张心里不是滋味。

自己才三十岁出头,居然就出现了雄风不再的迹象,这让本来就日益头秃的小张,更是愁出了几根白头发。

网络问诊



3.61亿男人最后的遮羞布



这天下班后,清清不在家,小张打开电脑,在搜索引擎里犹豫再三,最后打下了“怀疑自己早泄怎么办”一行字。

这种疑惑,他自然不能与任何朋友分享,只能像摸着石头过河那样,在网上了解一下相关症状,还有网络上“病友”们的匿名讨论,互联网,就像一张漫无边际的遮羞布,在隐秘的角落里潜伏着大量的同病相怜的人。

小张被那些花花绿绿的弹窗和帖子弄得面红耳赤,但也不断地心惊肉跳。不过他终于知道了自己应该算是男科疾病,然而关于男科,他却只能想到读书时遇到的电线杆上和公厕隔板上印的小广告和壮阳秘方。


640.webp (13).jpg


他本来觉得,这些事情离自己很远,没想到真的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看到一份关于中国男科疾病的报告,里面提到中国男科疾病的整体发病率高达51%,当前中国至少有3.61亿男科疾病患者。

那就是说,每两个男人就有一个有男科疾病?这发病率也太高了吧,但平时从来没有听过身边的人说到这回事啊。小张在心里默默念叨着。

就算聊到这个,最多也就是当成花边新闻,如某某流连于风月场所染上一身花柳病这种,当然,在小张的心里,几乎将男科疾病和性病划上了等号。

网络上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淋病梅毒、尖锐湿疣、生殖器疱疹和艾滋病等病例和图片,几乎让他晚饭也没了胃口。

依靠网络自己给自己诊断,是现代人治病求医的一大通病,小张感觉这样不靠谱。想来想去,他最终决定到医院里看病。当然他特选了一个工作日的下午,专门请了半天假,就是为了不要遇到任何熟人。

640.webp (14).jpg


公立医院



在分散的科室里走迷宫



站在市医院里,小张突然发现自己悬着的心落了空——分诊指示上,并没有“男科”这一类,他红着脸在导诊台扭捏了许久,才被告知要挂泌尿外科的号。

“但是我这也不是泌尿的问题啊,虽然……”小张心里琢磨着,却不好意思开口质疑。

没想到,在工作日的下午,泌尿外科里居然也有许多患者,等候问诊的病人从诊室排到了外面的走廊。挂号窗口的工作人员说,到小张之前已经排满了号,只能过几天再来。经过诊室的时候,小张还不甘心地往里面瞅了瞅。

其实,也难怪小张找不到合适的挂号科室,我国目前公立医院里很少独立开设男科的专门科室,患者往往需要前往泌尿外科、皮肤科、内分泌科和生殖医学科等科室进行诊疗,相对来说不是很方便。


640.webp (15).jpg


小张抱着病历本,脑海里回想着刚瞄到诊室里的场景,里外都是病患和家属,医生仅在一道薄薄的帘子里查看病情,很难保证患者的隐私,而且在大庭广众下描述自己的私房秘事,也真的是让他难以启齿。

“我都说不来了,你非要让我看,这又没挂上号吧,白跑一趟。”旁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嘟囔声,“皮肤科看完了又要去内分泌科看,排队都要排半天。”

“一个老爷们怎么这么磨叽呢,能治这个的医生本来就少,人家都说了全国男科医师也就不到三千,排队就排呗,你还能掉块肉咋的?”旁边的女人柳眉倒竖地低声训斥他。

男人顿时老实了,但还是苦着一张脸,“你小点声别吵吵行不行,都让人听见了……”


640.webp (16).jpg


小张揣着病历本,心情有几分沉重地走出了市医院的大门,这次看病到现在也没瞧上医生的面,这让他更加焦虑了。

民营医院



骗局横生的最后稻草



坐在11路公交车的最后一排,小张百无聊赖地望着窗外,突然眼前一亮,车窗外的一块广告牌上,赫然写着“看男科,找江河”这几个大字,江河医院是一家以男科和妇科为专长的民营医院。

小张思忖了片刻,上了去往江河医院的车。没想到这间医院坐落在市南菜市场的旁边,医院附近堆满小摊贩的木板车,还有丢弃一地的烂菜叶烂果皮,卫生状况非常堪忧。

医院里人倒不多,很容易就挂上了号。给小张看病的是一个中年男医生,留着山羊胡,名牌上写着贾主任。

贾医生有模有样地将小张带到一间小诊室里,检查了他的下体,随后脱口而出:“你这是阴囊潮湿,可能是前列腺炎。”然后回到桌前低头一顿操作,给小张开了一堆检查单。


640.webp (17).jpg


“贾医生,这么多检查……”小张不可置信地看着手中的单子,“阴茎敏感神经检查”、“前列腺检查”等等,竟然有厚厚一沓。

“这都是常规的男性性功能检查,查清楚我才能给你看病呀。”贾医生满脸堆笑,“你别担心,我们这是正规机构,检查都可以走医保报销的。”

小张听得懵懵懂懂,一路从取样到拿结果,居然只用了二十分钟。在一份名为“精子活性报告”上面,他的名字和检查日期居然还是手写的。


640.webp (18).jpg


满腹疑惑的小张回到诊室,贾医生诊断他为阳痿和慢性前列腺炎,“小伙子,你这个情况要马上手术啊,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小张有些犹豫,没想到刚看上病就要开刀,而且是在关键部位。“医生,您看能不能有别的办法,吃药行不行?”

“只有手术才能治,这手术是微创,无痛的还不拆线,随治随走。而且手术也不贵,也就一千多。”贾医生在旁循循善诱。

既然发现了就治疗吧,早治疗早康复。小张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就签了手术同意书。


640.webp (19).jpg


很快,贾医生就为小张安排了手术。小张躺在手术台上,看着清冷的灯光和天花板,心里很忐忑。“做什么手术啊?”主刀医生拍了拍他。贾医生把主刀医生拽到了一旁,低声耳语了半天。

消毒、麻醉、开刀。小张绷紧了神经,像等待命运的宣判。这时候,主刀医生突然停了下来。“怎么了医生,是不是手术出问题了?”小张一阵惊惧地问道。

“我刚给你做完阴茎静脉漏修复术,但现在发现你的海绵体受损,必须要修复才行,不然会影响你以后的性生活。”主刀医生拖着长音说。

640.webp (20).jpg


小张做了腰部麻醉,躺着不能动,他也不知道海绵体受损是什么,医生在旁边一直催,他心一慌就签了手术单。两个手术做完,居然不到半个小时。

手术后,小张又被医生送去做一个“红光照射”,说能够治疗他的性功能障碍。缴费时他才看到,手术费连治疗费合计近一万元,还不能医保报销。他回到诊室想找贾医生理论,却被告知贾医生已经下班休息了。

小张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无奈之下,他拿只希望折腾这么久,能多少有点效果。

然而,不仅问题没解决,手术后两个月过去了,小张的刀口部位时常还会疼痛,包皮一直翻不上去,还有一块硬结。女友知道后,哭着怪他不和自己商量,然后陪他到上海的三甲医院寻求诊治。对于被骗的事,两个人也向当地卫计委求助,开始了漫长的维权道路。


640.webp (21).jpg



小张的求医之路,如同众多男科疾病患者的一个缩影。由于传统观念的影响,男科疾病似乎成为一个禁忌的话题,而男人出于尊严,也不会像看其他疾病那样公开坦诚地寻医问药,不是自己琢磨,就是纠结于网络上真假难辨、良莠不齐的信息。

好不容易迈出了看病这一步,却在公立医院面前犯了难。由于男科起步发展较晚,男科疾病的诊治是分散到医院的各个科室的,很少有医院拥有独立而完备的男科。因此,就会有患者求助于打着“专治男科”旗号的某些民营医院。

某些民营医院的诈骗案例常见于各种报道中,滥收费滥检查、随意甚至虚假手术,出现这样“痛宰病人”的情况,不仅在于监管缺位和市场混乱,还有患者、医院和社会对于男科的偏见,都给各种骗局以可趁之机。

当一个男人去看男科,就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大大方方调整好心态,谨防骗局并积极维权。做男人不易,且行且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