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手记(八):死里逃生的患者“老徐” 危重→重症→轻症→痊愈→出院

2020-03-24 06:00:11

春节来临,孩子放寒假了,全家三代和亲家一同出境旅游,一家九口人结果八人中招。鼠年新春,命运似乎和老徐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
长期患有高血压和糖尿病的老徐,平时对感冒症状并不在意。此次发病起初在老徐看来与往日并无差异,没有发热,只是感冒症状断断续续好得不利索。疫情爆发,老徐也不敢怠慢,在就近医疗机构就诊,一查发现果然“中招”,而他也仿佛按下“启动键”,老徐的家人相继确诊,其中还包括两名孙辈。
之后的老徐经历了近一个月的救治,病情也从危重转为重症,再转为轻症,最后痊愈出院。
就在老徐即将出院之际,他的家人也已经陆续出院,一家人又能够团圆了。出院前夕,他写了一段特殊的“临别感言”。

8天左右,我几乎是完全失忆的;现在想来依然有些后怕,但又觉得自己十分幸运,能够遇到这样一群奋不顾身的医护人员。

当我意识完全恢复清醒的时候,我担心家人联系不到我而异常着急焦虑,护士们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第一时间递上手机,让我向家人报平安。

衷心感谢这里的医疗团队,你们以勇敢的牺牲精神和卓越的医疗技术,把我这个年过七旬的老者从阎王爷手中抢了过来。这种大恩大德,是怎么样感谢都不过分的,也是感谢不了的。

大恩不言谢,我一定会用余生,为人民的健康事业服务,为中国人的老年服务尽自己绵薄之力,来报答恩人们。
事实上,老徐提到的“幸运”在他看来是运气,而在医疗团队看来则是治疗方案和合作机制的又一次胜利。当老徐从重症发展到危重症时,医疗团队在关键环节及时预判并提前介入,在危重症向不可逆转的方向上按下了暂停键,并在很短时间内将病情逆转回来,最终赢得了一个好结局。
医疗团队第一时间启动了气管插管,CRRT(持续肾脏替代治疗)、小剂量激素治疗以及抗病毒治疗等,成功阻断了即将刮起的炎症风暴,一周内实现拔管,改为高流量吸氧,早期康复训练随即跟上,避免出现继发感染,老徐在随后的康复过程中“一天一个样”,迅速痊愈。

微信图片_20200324175822.jpg

在这个“战斗堡垒”的最危重病区,我见证了多学科专家的“智慧交融”。大家相互讨论和学习,观点交流和交锋,但“尊重彼此”却是这里永远的共识。这里的“尊重”并非针对专家头衔,而是对瞬息万变的医学的理解,对眼前这个未知传染病的敬畏。
此次疫情的爆发已然超越我们过去的所有专业认知;作为冲锋在一线的医者,我们每一步操作不是考虑最好结局,而是为最坏结局做好打算;在这里,所有的操作都可能打折、打折、再打折;在这里,防护服会限制我们的操作和判断;在这里,我们也会紧张,必须考虑如何准备得充分,再充分些。
但我们始终相信,疫情之下,我们这里的重症病区就好比一个中转站,在所有人竭尽全力下,一定会有更多人从这里走出去,因此,从这里走出去就代表了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