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神内这些年 | 虫虫特工之“曼氏裂头蚴”

2019-06-21 11:12:37

骄傲的虫虫

我是一只骄傲的“虫虫”,因为我在宿主小娜的脑子里呆了一年多,而这期间,竟然没有发现我。

微信图片_20190621110203.jpg

长度超过20cm的曼氏裂头蚴

而小娜就惨了,癫痫、头痛、头晕、恶心、视物不清,嗜酸性肉芽肿囊包等相关症状和体征在我出现在她大脑后,一波又一波出现了。

我先声明,这些都是她自己身体对我的反应!虽然和我有那么一点点关系,但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是要努力生存的嘛!

小娜生病了,她老公就带着她到医院去看病。什么瞳孔笔、叩诊锤、“腰椎穿刺术”、“核磁共振”、“脑电地形图”,甚至“脑组织活检”都做了,但还是没有发现我。

微信截图_20190621110443.png

18-7-24左侧顶枕叶异常病灶,后经过活检提示为炎症,未找到虫组织

其实,这都是命运的安排,正巧在脑组织活检的前两天,我打隧道跑到小娜脑脊液里了,所以医生没有抓到我。

但,当我再次从脑脊液钻出来,出现在小娜左侧大脑额顶叶的时候,核磁共振拍照若隐若现。

微信截图_20190621110530.png

左侧额顶叶异常信号影,增强可见散在管状异常强化

不好!我要被发现了!

没过多久,一纸写着脑寄生虫的住院单,把小娜送到九零五医院的神经内科住院部,结果就一发不可收拾,我彻底暴露了。

微信图片_20190621110218.jpg

脑脊液内曼氏裂头蚴抗体阳性

看,就这个报告出来后,他们才确定我是真实存在的。

虫虫的变身之旅

其实,“曼氏裂头蚴”的虫虫本来和人类没啥太大关系,我们也不喜欢和人类搭上关系。

微信图片_20190621110223.jpg

曼氏裂头蚴年活史

曼氏迭宫绦虫的成虫大部分生活在动物的肠道内,产卵后卵会随粪便排到水里。在水里,我们发育成第一期幼虫——钩毛蚴。

钩毛蚴阶段,我们会碰到第一个“恩人”——剑水蚤;在剑水蚤的体内,第一期幼虫会发育成第二期幼虫——原尾蚴。

原尾蚴时期,我们会碰到第二个“恩人”,可能是蝌蚪、青蛙或者鱼。被第二中间宿主生吞,那我们就留到了它体内,等青蛙长大成熟,我们也发育成第三期幼虫——裂头蚴。

裂头蚴形态的我们,是整个虫生中的“青春期”,需要大量的营养,才能发育成熟,所以我们要移行到多汁的动物皮下、肌肉、器官里。我们移行速度是很快的,5分钟可以穿破肠壁、6小时达到内脏,只需要24个小时,就可以达到皮下。

等裂头蚴发育的差不多了,这时候终宿主也出现了,食肉动物(猫狗)把青蛙等吃到肚子里后,我们最后发育成虫变成——曼氏迭宫绦虫。

曼氏迭宫绦虫成虫寿命一般为12年,雌雄同体。

虫虫是怎么和小娜扯上关系的呢?

按理说,人类社会都是吃熟食、喝烧开水的。我们虫虫应该跟人没有任何关系。这不巧了嘛!

2018年的4月,我跑到转续宿主蛇体内,这条蛇在餐馆里被宰杀、扒皮,而我也被切了好几段,我想这下完了。当抑郁的心情占满整个“头节”的时候,我头节很小的这一段,竟然留在了案板上。

在这切菜案板生熟没分开的饭店里,我头节这部分,正大光明的被藏到了一盘凉菜里。看来,我的第二春来了——小娜一口将我吃到肚子里。

我穿破肠壁,移行到肠腔下,进血管内,期间还碰到好多白细胞、嗜酸粒细胞搅局,虽然有点厉害,仍都没有伤到我。

我逐渐移行,长大,后来发现宿主的脑子真是个好地方,我决定就驻扎在此处了。后来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接下来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了。

说在最后

有些地区有生吃青蛙的恶习,说“青蛙是偏方,可以治疗很多疾病。”还有些地区有让小孩、老人吃蝌蚪的习俗,说“吃了可以聪明。”还有生吃蛇皮、蛇胆、喝蛇血......其实,野地里的蛇几乎100%有我和我的小伙伴,而青蛙、蝌蚪至少有20-30%有我们。

微信图片_20190621110230.jpg

对于这类可能有我们存在的食物,一定要彻底加热后再食用。

我们寄生虫可以耐受-10℃到56℃的温度变化。在冰鲜保存条件下,可以在宿主的肌肉组织内存活几十天。而我们对高温则较敏感,56℃以上基本坚持不过5分钟。

另外,不要喝山里和野地里的生水,说不定就有剑水蚤;宰杀野生动物和生熟分开。说句大实话,我们的生命力极其顽强,即使在绞肉机里绞碎,仍有活性。

希望看到这篇内容的人类都珍惜生命,注意饮食健康,不要成为下一个小娜。

对了,忘记告诉大家了,我祖籍广州哒!